徐姐姐北京记—第一章

霸道总裁和徐姐姐

Chapter One - 第一章 初次相遇

       徐姐姐毕业三年了,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,也为自己的终身大事犯愁。为了躲避家里人,尤其是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,徐姐姐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。她相信在这里可以走上事业的巅峰,她也相信在这里可以找到人生的归属。

       辞去了原本的工作,回了趟家,看望了下父母,徐姐姐带着积攒下来的一万余元存款,打包了必要的行李,坐着绿皮火车来到了北京。初到大城市的徐姐姐一下火车就惊了,她从没有见过如此繁忙的火车站,尤其是大清早的,这么多的人,大包小包背着,有的甚至带着孩子,这基本是和她一样想在北京打拼的人。徐姐姐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着,她有些畏惧,第一次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大城市,原本她以为上大学的城市就是大城市了,来到了北京才发现,那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城市而已。她不理解这里,没有熟人,没有朋友,没有亲戚,一切都需要重头开始。首先她需要解决的就是住宿的问题。不过徐姐姐爱吃,肚子饿了,她想着,先吃完早饭,就去找房子租。

       她出了站,天才刚刚亮,站前广场并没有小摊点供她买早点。她看到了别人在吃包子,咽下了一口口水,她馋了,如此饥饿。凌晨的火车,还是站票,她也是够拼的,到达了目的地,却找不到吃饭的地方。一大早的肯德基等店铺还没有开,出站前的过道里的小卖部她嫌贵,第一次她感到生活如此无助。她泛红的双眼看着初升的太阳,她抖了抖肩膀,自言自语道:“不就是一顿早饭嘛,扛过去!”于是,她勉强支撑着疲惫的身体,拖着厚重的行李箱,往地铁站走去。

       “那么多人,这得排多久?”徐姐姐很无奈地说道。“慢慢排吧,大城市都这样,习惯就好。”徐姐姐身边一个人随口说道,想必他也是看出徐姐姐初来乍到。徐姐姐实在饿得难受,不想排如此之久的队去买票,于是她考虑了打的。她走到了路边,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车从她身边走过,但是看不到出租车的身影。好不容易看到一辆车,发现是载着客的。又是一辆车,也依然是载客的。连着好几辆车驶过,就是没一辆是空车。徐姐姐有些不耐烦,有些急了,她边跳着边挥舞着右手,口中碎碎念着:“快来车啊,快来啊……”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,司机摇下副驾驶的车窗,问徐姐姐:“车上有人,愿意拼车吗?”

       “拼车?他去哪?”徐姐姐回答,顺带看了一眼后座的乘客。

       “小姐,我都可以,我只是坐车散散心,看看。”那位年轻的男乘客礼貌地回答道。

       “哦,好吧。我也不挑了,这么久都没车,就坐这个了。”徐姐姐把行李塞到后备箱,然后上了副驾驶,司机问:“小姐,去哪?”

       “去……”徐姐姐这才慌忙反应过来,她不知道去哪里。后面的乘客看出了徐姐姐是第一次来北京,想必考虑到她要租房,就说到:“你是来北京找工作的吧?想先找住的地方是吗?我正好有个熟人,有套房子要出租,在望京那边,你考虑吗?”徐姐姐这下高兴坏了,她还正为房子发愁呢,这么巧遇到个人,能帮她解决这问题。她也没多想,就对司机说:“去望京!”她都不知道望京是哪里,望京又是什么地方。出租车就这么载着这年轻乘客和徐姐姐去了望京。

       车到了望京SOHO那边停下了,徐姐姐一看司机的表,40元,她大吃一惊!问道:“40块钱,这不是宰客吧?”司机一愣,淡淡说道:“打表的,可没宰你。”徐姐姐有点无可奈何,那位男乘客打断道:“我来吧,我也是这边下车。”徐姐姐谢谢了这位男乘客,男乘客说:“不用谢了,我带你来看看房子吧!正好我也没什么事,你一个女孩初来北京,就当我做好事了。”徐姐姐有些害羞地答应了一声“嗯”,她这时才发现,这位小伙子年纪不大,相貌堂堂,五官轮廓十分精致,一看就是生活上很注意细节的人,顿时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。好多年没有处过对象,这种感觉很容易被外貌所激发出来。可是理智告诉了她,不行不行,我还没那么了解,不能非分之想,罪过罪过。不过看着他也不像是坏人,那么阳光,那么客气。还是信他一回,跟着他看看房子吧,反正大白天,他又不能把自己如何。

       徐姐姐跟年轻男子屁颠屁颠走着,时不时侧着头,想看清前面男子的面容。虽然觉得不该如此花心,但是徐姐姐依然忍不住偷偷看看。她总是自我安慰,就看一下,就看一下,哪个女人不喜欢帅哥嘛。脸颊红彤彤的,她却浑然不知。年轻男子也时不时回过头大量徐姐姐,虽然徐姐姐穿着有些普通,虽然徐姐姐没有怎么打扮,但是1米68的身高,飘逸的长发,端正的五官依然让小伙子觉得徐姐姐是个令人着迷的女性。

       “我叫徐丛丛,双人徐,丛林的丛,都忘了问你叫什么了,这位大哥。”徐姐姐突然开口道。

       “对于你的恩人,现在才想起来追问大名啊。我叫王宪,大王的王,宪法的宪。”小伙子笑着答道,“就是这里了,我们到了。”他们过了马路,来到望京SOHO西城一侧的一个小区内的一栋楼下,王宪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       徐姐姐打量着这个小区,虽然说不上多么精致高档,但是很安静,不喧闹,绿化很好,也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人来人往,俨然是一个白领阶层居住的小区,想必王宪的熟人一定是个青年精英。正好这时有个穿着西服的人小跑过来,递给了王宪一把钥匙,然后转头就离开了。王宪把钥匙递给了徐姐姐,说:“3单元,1002室。”

       “对了,房租呢?”徐姐姐这时才想起,这个地方租金应该很高吧,她有点退缩了。

       “一千一个月,三室一厅。”王宪说。

       “原来北京租房也不贵啊……”徐姐姐心里乐开了花,他可不知道,这是一折的价格。

       “买房贵,租房便宜!”王宪就顺着她说了。

       王宪帮着徐姐姐把箱子拎上电梯,徐姐姐边看着周边边走进电梯,很快他们就到了10层,进了屋子。满屋精装修,拎包直接入住,所有家用电器生活用品应有尽有。

       “这屋好久没人住了,我朋友平时也不住,但是定期会来整理打扫一番。”王宪介绍说道,“租金退房时再付吧,现在就算了,我朋友现在也不在北京。”徐姐姐看着屋子已经惊呆了,对于王宪说的话只是应付式的点点头,都没有细想。终归有个住处,还这么好,喜悦已经冲昏了她的头脑。王宪有事先离开了,临别前互留了微信。徐姐姐现在满心享受这个屋子,都忘了王宪帮她的忙。

       徐姐姐打开手机,点了外卖。等待之中,发了微信问王宪是否有工作可以介绍她。王宪居然一口答应了,让她明天早上去XXYY公司面试。徐姐姐欣喜若狂,高兴得简直直不起腰来。她都没有去思考王宪到底是怎样一个人。

       徐姐姐第二天按照地址搜寻公司,发现就在对面的望京SOHO,如此之近,她都没有想到,非常方便,小区门口过个马路就是那一片SOHO区域。她要去的公司在望京SOHO T2-A座15层,公司不是非常大,但是装修很奢华,明显这就是一个办公区域,或者办事机构驻地,明显是一家大型企业的北京分支机构。徐姐姐来到了前台,前台小姐姐一看到就问:“是徐丛丛女士么?”徐姐姐大吃一惊,说道“是”。她很惊诧前台怎么会认识她的。前台小姐姐领着徐姐姐走进了里面一间玻璃隔着的屋子,屋子里有高档的实木沙发,茶几上摆着精致的茶具和咖啡杯,里面还有一张红色实木办公桌,桌子后面坐着王宪。

       诧异的徐姐姐都没明白怎么回事,刚要开口,王宪说道:“徐丛丛女士,这里有一份劳务合同,你看着没事就可以签了。”说完,门口进来一个助理,拿着两份合同给徐姐姐过目。徐姐姐仔细读了一份合同,月入五万,负责文秘工作,所有的条款都是保障徐姐姐利益的,徐姐姐很好奇。王宪又说道:“觉得可以就签了吧,现在就可以工作,你的工位在我的隔壁。”徐姐姐心想,这么好的事,就先做着吧,不行再跳吧,才来北京不到两天,反正有足够时间去找新的工作。不知道这王宪安的什么心,想必也没啥恶意,想来这是一位富家公子哥,就爱这么做。徐姐姐对王宪的感觉一下子变得复杂,他不再是徐姐姐心里的小鲜肉,而是深不可测的一个奇怪的人。

       接下来的日子,徐姐姐安心工作着,他们好几天都没再说过话。